rss
当前位置 :首页 > 产品定做

代理美容院产品:小作坊制售高仿破尿酸 进价45元美容院内卖3000

  国内小作坊生产的“高仿”玻尿酸,每支进价45元,一到美容院,便可卖出3000元的天价!而来路不明的肉毒素,如果使用不当,是会致命的。

  看了这条新闻,你还敢随便找家美容院,让美容师给你脸上来一针,以延缓衰老吗?

  近日,宁波警方破获了“3.13”特大制售假药案,刑拘犯罪嫌疑人30名,扣押肉毒素、玻尿酸等各类假美容药5万余件,涉案金额上亿元。这些假药,都将销往全国各大美容机构,最终注射进消费者的皮肤里。

  27岁的王某,在宁波海曙世贸中心B座开了一家叫“韩合”的科技医学美容抗衰中心。手底下有两个员工,一个是她的母亲,一个是同母异父的妹妹。

  “刚刚有人来店里,拿走了一些东西,说要拿去检测。”母亲有些慌张。王某立即意识到,自己的店可能出事了。她的担心,很快变成了事实。没过多久,母亲和妹妹便联系不上,经过打听,她们都被警察带走了。

  原来,那是一次药监联合公安的常规检查。工作人员发现,王某的美容机构,不仅无证经营,其使用的美容产品和医疗器械,很大一部分是假冒伪劣产品。这些假冒美容药,涉及肉毒素及玻尿酸等。

  在王某的店里,不仅发现了大量假冒美容产品,还找到了很多快递单。发货地点,遍及全国20多个省市地区。这个案子,并不像看起来的那样简单。

  今年4月1日,宁波警方顺藤摸瓜找到崔某的时候,他正在杭州参加美容博览会。作为圈内的知名人士,崔某正准备在自己的美容事业上大展拳脚。

  崔某精通韩语和日语,2006年大学毕业后,他去了韩国,在一家美容公司做翻译。他服务的对象,就是众多前往韩国整容的中、日两国消费者。

  近些年,韩国整形业如日中天,崔某的工作也日益繁忙。他发现,那些去韩国整形的中国人,绝大多数是女性,她们对韩国的美容、整形产品,近乎疯狂的痴迷。精明的崔某,从中发现了商机。

  2011年3月,崔某准备回国创业。利用自己在韩国5年积累的人脉,崔某干起了走私美容药品及器械的生意。不到3年时间,经他手的韩国产玻尿酸、肉毒素等产品,已经销往了全国27个省市。

  期间,崔某一直标榜自己凭良心将韩国的“好东西”分享给国人。其实不然,由于未经权威部门审核把关,其销售的部分药品的药理、毒副作用无相关临床试验数据验证,一旦出现问题,消费者的权益无法得到保障。

  被抓到的时候,在崔某入住的宾馆房间,警方找到了价值15万元的待售假药。在其住处,查到价值60余万元的假药。

  初步统计,截至案发,崔某销售假冒美容药品及非法经营涉案金额达1000多万元。

  宁波警方根据王某的收货快递单,很快找到了部分假药的源头,33岁的河北人李某。实际上,两人是在广州的美博会上认识的。知道李某手上有廉价的货源,王某便与他做起了长久的生意。

  李某本来靠帮人配钥匙维生,家境一般。很难想象,这个看上去挺普通的男人,会做起制造假冒玻尿酸的行当。

  几年前,一次偶然机会,李某认识了一个女孩,两个人成了男女朋友。女孩家境优越,父亲是某知名电子企业高管。“白富美”配上了“屌丝”,家里自然十二分不同意。

  那年,李某去广州寻找机会,无意中逛进了正在举办的美博会。其实,他对美容之类的东西一窍不通,甚至都没有听说过“玻尿酸”。由于无聊,他和一个展位的老板攀谈起来。

  “你知道吗?这样的一支玻尿酸,在美容院,可以卖到3000元的高价。”展位老板以为找到了主顾,拼命地推销。李某将信将疑,回到家后,他去那些小美容院和整形机构了解行情,发现情况的确如此。如果是仿冒进口玻尿酸,每支甚至能卖出六七千元的天价。

  他通过各种途径,找来造假的配方和原材料,在暂住地北京某小区的楼房内,开始了自己的造假之路。出于谨慎,他平时住在6楼,而造假的地点却放在32楼。他找了一些手下帮他发货和推销,可造假的事,却从不让外人参与。就连女朋友也以为,这些每天通过快递发往全国的美容药,真的是李某找门路从境外进口的。

  在李某造假房间的阳台上,民警到了一摞摆放整齐的快递清单,共2000余张,时间自2013年11月到2014年4月。每张快递单背面,均清楚地标有“高仿”、“精仿”等字样。

  办案人员花了两天一夜,对李某存在仓库内的涉案物品进行清理,共计查到假药18种、7000余瓶(盒),器械15种、3900盒,还有数万份包装物品。这些东西总重1700公斤,用了100多个箱子才装完。

  在此案中,共有30人被刑拘。代理美容院产品他们遍及全国各地,有造假的,有走私的,有中间商,也有像王某这样的美容机构经营者。他们大多在全国各地的美容博览会上认识,代理美容院产品平时通过网络联系交易,用快递收发货,支付宝、网银等方式支付货款,犯罪行为十分隐蔽。

  警方查获的涉假美容药品,主要为肉毒素和玻尿酸,因为其市场需求大,利润高。

  据食药监部门介绍,肉毒素是一种神经毒素,在医学上被用来治疗眼睑痉挛、面肌痉挛及相关病灶肌张力障碍等,近几年又被部分医疗美容机构引入美容除皱,毒性非常强,被卫生部、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列入毒性药品管理。其使用量和致死量非常接近,也就使得在治疗过程中,注射医师是否专业、注射部位是否精确到位、药品浓度是否配置合理、注射器是否存在污染,以及被注射者的个体差异,都会对注射结果造成严重偏差,甚至致人死亡。

  而玻尿酸,在医学整容中,主要将其注射入皮肤组织,起到填充皮肤体积和活化皮肤的作用。由于玻尿酸一般提取自生物源,在生产过程中,极易滋生细菌等微生物。而本案涉及的造假玻尿酸,其生产、包装和医疗过程均达不到必要的卫生条件,存在重大医疗隐患,极易在使用过程中造成消费者细菌感染,有毁容的风险。

  为此,卫生和食药监部门建议,广大群众要树立正确的美容消费意识,谨慎选择有正规资质的医疗机构,不可贪图便宜,听信谗言,从而落入“美丽的陷阱”。

上一篇: 拉斯维加斯娱乐活动攻略:太阳伞们又贵又娇气 伞面、骨架、品牌浑身是“病”     下一篇: 豪利棋牌:日本亚洲集团以“项目债券”方式为光伏发电筹集67亿日元资金 - 光伏投